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安徽能不能治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23:00:4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安徽能不能治白癜风,北京大白癜风医院,四川白癜风主要病因,尤溪白癜风医院,福建治好白癜风,河北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黑龙江好的白癜风医院

  昨日,天津全运会轮滑冰球比赛正式开始,这个新增加的项目对冰球的跨界选材有很大的帮助作用。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摄

  天津全运会轮滑冰球昨日在天津体育馆开赛,北京女队在揭幕战中2比4输给了黑龙江贝朗队。今年3月底,轮滑冰球成为天津全运会新增项目,意在通过跨界、跨项为2022年冬奥会冰球项目准备、选拔人才。但由于时间仓促,各队要在3个多月内完成选材、组队并不容易,不得不把很多退役多年的冰球选手召回来。昨日,北京队和贝朗队一战,两队共有超过10名年龄接近50岁的选手。

  ■ 名词解释

  轮滑冰球

  规则与冰球类似,但运动员穿的是单排轮滑鞋。比赛场地不是冰面,而是特制的室内硬地。全运会比赛每队可上场5名运动员和1名守门员,加时赛每队可上场3名运动员和1名守门员。比赛采用3分制,60分钟内获胜得3分,负队0分,60分钟内打平,每队各得1分。

  概况

  报名到参赛不足3个月

  今年3月28日,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发了关于第13届全运会增加轮滑冰球比赛的通知。此举意在通过跨界、跨项目选拔和训练冰球人才,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做准备。按照体育总局的要求,各单位需要在4月15日前递交参赛报名单。

  彼时,从报名到参赛只有不到3个月,对各参赛队来说,太过仓促。为第一时间组队完成报名,各队都召回了很多已退役多年的冰球运动员。现在北京女队中,贾淑芬、张传芝、朱冬梅、王海君等人出生年份都在1970-1974年之间。

  据北京男队丁平介绍,他们直到6月5日才正式组队,6月7日在北体大开始第一次集训,当时离比赛只剩下一个多月了。当然,北京队还不是集训最晚的,据天津队教练戴立平介绍,天津男队直到6月25日才开始集训。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男子方面当时报名的有十七八支队伍,但在确认采用冰球规则后最终只剩下10支球队参赛。女队方面有9支队伍报名,其中包括1支俱乐部队黑龙江贝朗队。由于参赛队伍少且没有过往成绩作为参考,组委会取消了女子预赛,9支队伍直接抽签决赛。

  从首日比赛看,这些习惯了穿冰鞋上场的球员对轮滑鞋并不太习惯,场上时常人仰马翻。轮滑鞋在急停时用的技术与冰刀鞋不一样,这也让那些刚穿上轮滑鞋没几天的队员们很不适应。

  “所有装备都是以前打冰球时的,技术和感觉还在,就是穿这个不适应。”贝朗队门将金明华指了指脚上的单排轮滑,穿了多年冰刀鞋突然改成轮滑鞋她很不适应。贝朗队员经常滑倒还有另一个原因,鞋不合脚,“我们都是37、38的脚,现在穿的是40、41的鞋,太大,不给力。”队员孙晓红说,由于临时组队,只能借男队的轮滑鞋穿。除了鞋是借的,金明华的护腿板也是从男队借的,尺寸明显比女子守门员用的大一些。

  个案

  贝朗队主力阵容近50岁

  “我是前天(7月8日)才从青岛直接过来的,练了一天就上场了。”48岁的金明华告诉新京报记者,没想到这个年纪了还能参加一次全运会。

  金明华是黑龙江鸡西人,曾是中国第1支女冰国家队守门员,有“第一国门”之称。第2局间10分钟休息,金明华没有回休息室,满头大汗坐在场边,3名队友则拿着纸板不停地给她扇风降温。相比之前凉爽的冰球场地,轮滑冰球场更为闷热。

  1968年出生的金明华还不是这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,她们的主力阵容已接近50岁。从贝朗队报名资料看,这是一支老青几乎没有中的队伍,17名队员中70后和80后各1人,60后6人,2000年后出生的队员则有9人。

  昨日4比2战胜北京队,这拨年近半百的老队员们功不可没。除了金明华守门,老将们在前锋线上表现也很稳定,47岁的侯桂华两次助攻,帮助50岁的孙晓红打进两球。

  据金明华介绍,5月份得知有可能参加全运会后,几个老队员建了一个微信群,准备把大家都召集起来,最终拉来了7个人。

  这些人中,金明华、侯桂华等人都是中国第一支女冰队队员,她们都参加过1990年在哈尔滨举行的第7届冬季运动会。退役后,这些老队员没有继续从事与冰球运动有关的动作,但冬天偶尔会上上冰。

  7月8日,金明华从青岛直接赶到天津跟老队友会合。1992年退役后,她一直在青岛做生意。侯桂华目前在鸡西市交通系统工作,孙晓红则经营着一家餐馆。因为这次全运会,她们又凑到了一起。

  穿着厚重的护具,高强度打了两个多小时,老队员们都撑不住了。“打到最后都秃噜了,完全没劲了。”接受采访时,孙晓红一直扶着球杆,“我们不能放弃,也没有放弃,要给小队员们做个榜样。我们是没有机会参加奥运会了,希望能带带这些孩子,让她们走出鸡西,走出中国。”

  意义

  该项目有助于“轮转冰”

  9支女队中,贝朗队最特别,她们是唯一自筹经费来参赛的队伍。严格意义上说,这是一支中学校队,全称是黑龙江省鸡西市第六中学贝朗冰球俱乐部。除了金明华、孙晓红等年近半百的老队员,贝朗队还有9名2000年后出生的队员。据领队吴勇介绍,这8名队员都是鸡西六中高一、高二的学生,符合全运会年满15周岁的参赛规定。

  “我们是看到全运会增了轮滑冰球的消息后,申报到体育总局冬季中心冰球部,最后批准了我们参赛。”吴勇称,鸡西六中2014年就成立了轮滑冰球队,整体发展很好,也能更好地响应国家“轮转冰”号召,“今年组织跨项选材时,我们学校共推荐了10名学生,其中1名女生排名前3,1名男学生排名前7,表现非常好。”

  “轮滑是轮滑,冰球是冰球,中间没有过渡,轮滑冰球现在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。我们一年只有3个多月在冰上训练,其他大部分时间只能练习轮滑。”吴勇说,之前虽然没有全国性轮滑冰球比赛,但大家私下交流不少,贝朗队2015年就曾赴广东参加过邀请赛。广东轮滑运动开展得非常好,整体实力可与北京冰球水平相媲美。

  在北京女队副领队张鹏看来,轮滑冰球的设置也是“北冰南展”策略的重要内容。本届全运会,除了北京、黑龙江、天津、内蒙古等北方省份,上海、广东、湖北,甚至香港也都组队参加。

  “这项运动不受区域、场地限制,加之又是团体项目,更容易开展。对青少年来说,在轮滑和冰球之间转换并不难。”张鹏称,轮滑冰球和冰球在手上的感觉完全一样,只是脚下动作不一样,“夏季让队员们在冰球规则下练轮滑,到了冬天上冰,他们融入特别快。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全运会带动北京轮滑冰球的发展,为北京市800万人参与冰雪运动做一点贡献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天津报道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为什么白癜风是后天所得